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現代看保險
遺憾
文/黃秀玲 | 2008.04.01 (月刊)

好友的父親日前過世,一向堅強樂觀的她突然像變了個人,不但把自己完全封閉,而且異常消沉。

好不容易有一天她願意開口講話,伴著她無法控制的淚水,我才了解原來讓她悲慟的,不只是失去父親這件事,還包括她覺得永遠無法重來的遺憾。

好友與父親之間的父女情深我早有所聞,不只父親對好友寵愛有加,好友對父親的孺慕之情也十分感人。尤其父親年紀漸長,每次出入醫院她總是排除萬難陪伴在側。

兩個月前父親住院,因為即將過年,公務特別繁忙,她只能數度南北奔波來回短暫探望,而未留在醫院照料,沒想到這竟是她父親最後一次住院。最令她扼腕的是,有一天她來去匆匆,離開前,她跟父親說「等我忙完就回來陪您」,父親點頭表示了解,但是當她回到公司完成工作,隔天趕赴醫院,父親卻已進入嗜睡狀態,當天深夜父親休克,轉送加護病房,不久就撒手人寰。

她說,每當她想起,父親一生中最後一次住院,她卻心繫工作而未能如過去每一次陪伴,就心痛如刀割。

她說,比起父親最後剩下的時間,她的工作算甚麼?因為這樣,她非常沮喪,也很厭惡自己,甚至幾度興起放棄一切的念頭。只是不管她怎麼想或怎麼做,時光都已經無法倒流,整個情境也無法倒帶重來。

她說,她不是不能了解每個生命終有結束的時候,但是以前多少次父親與死神擦身而過,她總是陪在身邊,這一次父親「只是肺炎」,她原以為比起過去任何一次住院都算小病,而且醫師也說應該沒甚麼大問題,沒想到,這竟是父親的最後一次。而在父親即將失去意識時,她卻在辦公室忙著處理例行公事!

她說她好遺憾,真的好遺憾。

好友的遺憾不難理解。如果她知道那幾天是父親僅剩的日子,她當然會放下一切,守在父親身旁寸步不離。然而,問題是沒有人知道明天,甚至下一分鐘會如何。

我沒有能力安慰我的好友,而且每個人都有悲傷和遺憾的權利,這也是負面情緒必要的出口。但是好友的遺憾卻是我們的警惕,原來在我們身邊的一切果然不會每天如常。甚麼時候我們會失去甚麼,沒有人可以預見。

以前當有人問好友「這麼忙,為甚麼還花這麼多時間陪伴父母」,她總說,「我不要有任何遺憾」,沒想到,要遺憾這麼容易--只不過是一次輕忽;要從遺憾中復原卻是如此困難--也許要用往後一輩子的時間。








編輯推薦
投資理財
保險好節稅
五月報稅季節,許多民眾忙著收集前一年的醫療、保險費單據,作為列舉扣除額之用,只要是有投保壽險的...
市場動態
9片花瓣畫出你的專業樣貌
當我們聽到「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這一句話時,倘若您是那位專業人士,是否有種被交付的使命感?...
財經時勢
人民幣保單銷售慘 新契約保費僅28.64億元
台灣始終賣不動人民幣保單,據壽險公會統計,今年前9月人民幣保單銷售呈「斷崖」狀,新契約保費銷售只有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