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人壽保險
遞狀前 先聽聽律師怎麼說!
文/游子瑩 | 2006.10.01 (月刊)

俗諺:「生不入官門」。這個從老祖宗代代傳下來的觀念,大意是勸導人們不要興訟。但是,這話背後的涵意並不是要人們遇事就存著息事寧人的鄉愿心態,而是要教導後人應謹慎對待所有人事物的歧見,希望能夠降低不必要的糾紛。不過,當自身權益受損而真有訴訟必要時,還是得為自己的權益發聲。就保險理賠訴訟而言,一旦消費者要上法院控告保險公司時,相關的法律問題與程序如何處理、要準備多少費用、一場官司打下來又要花多少時間等等,都是保戶在訴訟前心裡得有數的事。為幫助消費者了解這些問題,本文藉由二位對保險訴訟相當有經驗的律師,來為讀者分析理賠訴訟的相關問題。

證據保全充份是理賠官司勝訴的要件

據了解,以壽險來說,律師們較常接到的理賠訴訟案是意外事故的認定及違反告知義務;就產險來說,則是強制車險和火險的問題。但無論是哪一險種的理賠訴訟,南國春秋律師事務所律師黃秀禎表示,就法律實務來說,「官司要贏,證據最重要!」。而法律規定提起告訴者(通常是受益人或被保險人),必須對所主張請求的事宜負最基本的舉證責任,問題是很多消費者常常在保險事故發生時,沒有保全證據的觀念,導致訴訟時較易居於弱勢。

黃秀禎律師就以她經手過的旅遊意外事故理賠訴訟為例提出說明,「王姓被保險人在大陸旅遊時突然跌倒,經急救無效身故,火化後骨灰送回台灣,之後家屬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保險公司對被保險人跌倒後引發的『唇黏膜等處軟組織損傷』是否會導致身故產生質疑,再加上被保險人有心律不整、高血壓等既往症,因此認為有疾病引發事故的高度可能性」。像這類到大陸旅遊產生的意外事故,如果保險公司對於送回來的骨灰是不是被保險人本人、大陸醫療單位所開出的急救證明是否可信並足以判定事故發生原因等有疑慮,且被保險人家屬(原告)提出的相關證據不夠充分,例如沒有解剖報告來釐清疾病和意外間的因果關係時,訴訟上就會比較吃虧。

訴訟台上看的是道理 不是地位

對大多數消費者來說,保險公司拒絕理賠,就是沒有道理。但打官司就一定能夠獲得理賠?又在什麼情況下適合打官司?曾擔任過保發中心調解委員的元亨律師事務所律師廖世昌強調,「民眾必須要有『打官司未必會贏』的觀念。因為打官司只是過程和手段,目的是在於取得理賠,所以手段和目的要一起衡量,如果打官司不是取得理賠的最好方式,民眾也不需要花時間和金錢在訴訟上」。因此當委託人要求提出保險理賠訴訟時,廖世昌說他會先從保險單及相關的保險事故證明,進行書面審查,如果覺得委託人的理賠申請有合理及合法性時,才會接下訴訟委託。像有些案子,一開始就可以明確判斷是保險公司的商品設計產生瑕疵,曾經有家保險公司將公司的兩個商品結合成套餐行銷,但在文宣上以「保障2倍」方式陳述,使消費者誤以為是兩個商品保障額度乘以2,實際上卻只是兩個商品保障額度相加,像這樣的情況就消費者保護法第 22 條,「企業經營者應確保廣告內容之真實,其對消費者所負之義務不得低於廣告之內容。」規定來看,保戶的權益就有爭取的空間。

即使有豐富的保險訴訟經驗,但黃秀禎也認為打官司不是一定會贏,因為理賠訴訟的前提在於它是否有爭取的空間,畢竟就保險的精神來看,理賠是保險公司的責任,拒賠是例外情形,保險公司未必有刻意做出不理賠的惡意。只是,理賠爭議確實常有灰色地帶產生,對於這種權利未明的狀況,黃秀禎說民眾不應該選擇沈默,尤其,有時事實的判定不易,交由第三人處理及仲裁,也是釐清理賠責任的方式之一。

雖然和保險公司打官司,可能讓消費者有「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不利感覺,但黃律師卻表示,無論理賠金額大小、兩造雙方的地位如何,案子端上訴訟台都是平等的,有道理的事就是有道理,不必有小蝦米的弱勢心態。反而該慶幸打官司的對手是保險公司,因為一旦勝訴,保險公司是有足夠財力可以理賠的。而不像有些民事求償官司,就算打贏了,敗訴的一方也未必有能力賠償。

隨時保持和解的空間

至於打官司需要多久時間呢?由於訴訟最花時間的地方在於調查證據及交互辯論,有時候相關事證不易取得、證人無法傳喚,都必須花時間去處理。黃秀禎表示,以實務經驗來說,如果事證取得容易,案情也不複雜,保險理賠官司從撰狀到一審終結及裁判,大約需要6至9個月。但如果要向許多單位調閱相關資料者,例如前述的大陸旅遊意外事故理賠訴訟案來說,包括當地就醫記錄、相關單位的處置記錄及死亡證明等資料都必須透過海基會索取,然後再請台灣的法醫就書面資料進行鑑定,光是調閱資料的時間就會拖得很長。像這樣的官司動輒得花上1年以上時間,倘若敗訴的一方要再提起上訴,那麼時間就得拖延更久了。就律師的立場來說,在訴訟案件進行前後,如果有適當的和解空間,兩造倒不一定非得透過判決來爭輸贏。不過案件進行中會不會和解,法院及兩造的態度是相當重要的,若法官認為爭議點,確實是無法輕易做出誰是誰非的判定時,也會建議兩造和解。

雖然身為執業律師,廖世昌仍然認為「打官司是下下策,可以協商和解,就應該和解,因為律師工作的本質是解決糾紛,而非單指上法庭進行辯論」。其實當消費者提出理賠訴訟委託時,如果判定可以透過協商解決者,律師便可以代表消費者和保險公司進行協商,免去訴訟的繁瑣流程。廖世昌重申,「畢竟消費者提出訴訟委託的目的是希望能取得應有的保險理賠,尤其是理賠金額較小的案件,可以透過協調處理,僅需要負擔咨詢費即可,不必花上大筆的訴訟費用」。至於進入到訴訟程序後,「有時一審判決保險公司敗訴時,保險公司就會理賠,或者與原告以和解或上訴,進行協商,而和解金大約是理賠請求金額的7、8成」,至於雙方何時進行協調及是否進行協調,端看彼此在訴訟過程裡,那一方所累積的勝訴籌碼較多。

慎選爭議處理代理人

保險是最大善意的契約,消費者和保險公司都應該對此一原則有所認知。然而,當無法避免的理賠爭議產生時,消費者若要申訴或對保險公司提出訴訟時,應該慎選爭議調處單位及訴訟代理人,不要被「一定會打贏官司」的司法黃牛所迷惑。對於有些民眾在處理理賠爭議時,會透過民意代表或媒體爆料表達訴求,廖世昌認為這並非是解決爭議的良方,反而可能導致反效果,使原本有討論空間的案件破局。此外,要提出告訴時,與律師的會談是相當重要的,任何與保險事故相關的證據(人證、物證)都必須要完整提供,才能讓律師有充分的資料做出最適切的判斷。而對於訴訟所必然產生的相關費用,倘若消費者有經濟困難,無力負擔訟訴費及裁判費時,也可向法律扶助基金會請求協助,如果該會就申請人的經濟能力、理賠請求原因與相關資料進行審核後,確定保險公司應有需理賠的情形,且申請人也有經濟能力的問題,無法負擔訴訟的相關費用時,一經審查接案,將有義務律師協助處理相關事宜。

例如:訴訟標的金(價)額1,499萬5千元,因未滿萬元的需以萬元計算,故標的金額為1,500萬元,則裁判費為

100,000元+500(萬元)×88(元/萬)=144,000元

◎ 法院裁判費以民事訴訟第一審為例,且訴訟標的價額在提出告訴時已能核定者。

◎ 裁判費由原告先行繳付法院,判決後由敗訴的一方支付。

(例:保險公司獲判應給付原告請求的保險理賠1,499萬5千元,再連同原告先行繳付的14萬4千元裁判費一併給付,共需支付1,513萬9千元及延遲利息)。

◎ 而訴訟標的在50萬元以下的訴訟案件,交由簡易庭審理。 








編輯推薦
人壽保險
高以翔「心因性猝死」驟逝 意外險賠不賠?專家:有爭議
【本文重點】:高以翔驚傳「心因性猝死」。如果他有投保意外險,會理賠嗎? ...
財經時勢
國外受傷回國才就醫 旅平險可能不賠?
【本文重點】投保旅平險如果在國外受傷,但卻等到回國才就醫,旅平險一樣會理賠?...
健康醫療百科
嚼檳榔口腔潰瘍好不了 恐罹患「口腔癌」
40歲的林先生吃檳榔長達20年,最近舌頭潰瘍超過一個月,雖然不會痛但遲遲無法癒合,才到醫院就診。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