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財經時勢
4兆工程的靠山
文/葉惠娟 | 2011.09.01 (月刊)

從二○○九年起,政府開始執行為期八年的愛台十二項建設,預計投入近四兆元的資金,增加二四.七萬個工作機會,實質GDP則預計提高二.九五%。

為了讓重大工程順利進行、達到預期經濟效益,良好的風險管理將能消除或減少可能的損失。怡安班陶氏保險經紀人執行副總經理杜辰生指出,工程風險可分為規劃設計、施工中與完工三個階段,保險就是依照三階段作規劃,而施工中的工程最脆弱,因此工程保險需求也最大。

談到施工中的保險規劃,產險公會意外險委員會委員徐盛銅表示,目前政府發包的工程一律需要投保營造綜合保險,承保範圍為營造工程財務損失險與第三人意外責任險,並可依需求附加雇主意外責任險,保障發生工安事故時可能的財務損失或法律責任,此外,也可增加鄰屋龜裂險,轉嫁施工過程或施工不當造成附近建築物龜裂需賠償的損失。

損害防阻 從工程規劃開始

基於施工中的工程最為脆弱,政府、承包商是否將損害防阻提前至規劃設計階段?杜辰生就他的觀察指出,這個是一個理想的觀念,以隧道工程為例,歐美先進國家發現這類工程容易發生意外事故,因而制訂施工安全規範,以預防火災、坍方等事故發生,並在保單條款加以規範,而且透過自負額引導被保險人進行風險管理、提升風險警覺性。然而國內業主、承包商總是希望保險保障範圍越大、限制越少、理賠越多越好,因此相較於國外損害防阻觀念較為薄弱。

提到工程保險投保型態,杜辰生說,可分為「業主主控保險計畫」與「承包商自行投保」兩種,例如台灣高鐵、高雄捷運、台北捷運就是由業主統籌規劃包險金額,而高速公路則是由承包商自行投保,不同型態利弊不同,選擇那一種需視工程規模而定。

談起保險額度,徐盛銅以營造綜合險分析,營造工程財務損失險是以工程合約計算,假設工程本體造價三十九億元,保險金額就是三十九億元,至於第三人責任險則每張保單各有不同,例如有的保單約定每人體傷或死亡限額三百萬元、每事故財損二百萬元,最高理賠限額六百萬元至一千萬元;雇主意外責任險保額每人體傷或死亡五百萬元,每事故體傷或死亡二千萬元,保險期間最高賠償金額二千五百萬元至五千萬元不等,實際保額則視工程規模及規範決定,也有的保單不對單一事故的理賠金額設限,只約定單一限額例如一億元,做為保險公司的最高賠償責任。

杜辰生補充,大型工程的保險金額保險期間發生的保險事故總額承保,這種承保方式保額可靈活運用不受限,萬一一次理賠就用到最高額度,還可以與保險公司重新洽訂回復最高理賠金額。

自負額、無固定保險期間 工程險特質

關於工程保險自負額,杜辰生說,相較於美國九一一恐佈攻擊後開始施工的高雄捷運,工程險自負額高達一千五百萬元,目前正在進行的台北捷運,自負額只要一、二百萬元。值得一提的是天災造成的損失,自負額最高為損失金額的二十%,而天災與非天災自負額比率通常有三比一、五比一等約定,也就是天災自負額為三百萬元、五百萬元,非天災損失自負額就是一百萬元。

除了自負額規定,無固定保險期間也是工程保險與其他財產保險不同的特質。杜辰生指出,工程保險期間依工程所需工期而定,例如營造綜合保險承保期間是從施工到完工,需要試車的機械設備,承保期間是從安裝到試車完成,萬一承保期限到期尚未完工,則需要辦理延期。例如吊裝工程一天之內可以完成,投保期間只要一天;捷運、地下工程需要十年完工,投保期間就要拉長至十年。

至於工程險保費是否分期繳納,杜辰生根據參與重大工程經驗指出,當保費達到一定規模,例如超過二、三十萬美元,保險公司才會同意分期付款,而且需視再保險公司的態度決定分期的期數。因為保險公司承保的是整個工程期間的風險,分期繳費只是方便企業的資金融通,因此萬一保費尚未繳清就發生事故,被保險人必須先補齊全額保費才能獲得理賠。

經營工程險 看天吃飯

談起寫下國內工程險保費紀錄的重大建設,杜辰生指出,台灣高鐵名列第一、高雄捷運第二。台灣高鐵保險金額達二、三千億元,創下國內交通建設有史以來最高紀錄,但當時的費率比較低,保費總計約二十逾億元。而高雄捷運開工前適逢九一一事件,再保險市場緊縮,保險費行情高漲,加上以全世界經驗評估隧道工程風險,因此保險金額雖為一千億元,保費卻高達十七億元。

工程險的高額保費是否為產險公司帶來可觀利潤?徐盛銅表示,台灣地理環境特殊,無法避免颱風與地震造成的災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台灣發生百年強震,緊接著二○○○年的象神颱風、二○○一年的納莉颱風,都對台灣造成嚴重災害。時間拉到近幾年,卡玫基、辛樂克、莫拉克颱風,去年的凡那比、梅姬颱風,也都讓保險公司面臨不少理賠損失,以至於核保利潤有限。

徐盛銅進一步指出,工程險以概括式的方式承保天災、人禍造成的損失,不像其他險種必須額外附加天災險,而工程本體的損失有九十%來自天災,因此天災是工程險的經營最大的變數。

杜辰生補充,根據台灣過去的經驗,天災所致的工程災害,雨的威力遠大於風。杜辰生提醒,保險公司承保時會透過契約要求業主、承包商要做到一定的安全措施,例如堆沙包、設置抽水機、材料墊高至一定高度等,如果沒有達到,保險公司將可不用負損害賠償責任,這些約定除了降低保險公司損害賠償,更積極的意義是協助企業做好防災規劃。

海岸工程自負額高

翻開愛台十二建設辦理項目,貨櫃碼頭工程也是重點建設,徐盛銅說,目前除了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正在發包,為了讓國人能夠多親近海岸,各港口也在進行景觀工程,然而,對保險公司而言承保海岸工程風險也較高,隧道、防波堤等工程,只要有颱風就一定有損失,因此海岸工程自負額訂得比較高。

除此之外,愛台十二建設是否有無法購買保險的工程?杜辰生說,愛台十二建設的工程當中包括沒有實體的軟體工程、無法估算損失的造林工程,都無法投保工程險。前者不符合工程保險承保實體財產損失或工程引起的法律責任,後者則不符合可保性原則。

聘僱本勞、外勞 雇主責任不同

政府工程總會看到本國與外籍勞工共同參與,究竟聘僱本勞、外勞,對雇主法律責任險有何差別?

徐盛銅表示,雇主責任險承保的是勞工在工地發生意外事故時,雇主依法應負擔的賠償責任,依據過去經驗,勞工發生意外事故,本勞或外勞理賠額度都是依據民法計算,因此兩者實領薪資不同當然就造成理賠金額的差距。如果依照基本薪資計算,外勞今年起為一萬七八八○元,與本國勞工相較,外勞因工作時發生意外事故死亡,雇主的法律責任可能少了一百萬元,值得一提的是,保險公司是依照雇主應負擔的民法責任賠償,而且通常少於最高賠償限額。

杜辰生解釋,雇主對員工的責任,依據民法損害賠償責任計算,當實領薪資低,賠償金額自然較低。但如果施工過程造成第三人受傷或死亡,則依受害人的實際收入、年齡、在家庭的經濟責任、社經地位等各種條件而定,目前最高的理賠金額為二千萬元。

愛台十二建設不是口號,三年來全台各地,大大小小的工程不斷進行著,因為有保險作為靠山,讓參與工程的雇主與勞工後顧無憂,全力朝著完工的目標邁進。

 

 

 

 




編輯推薦
投資理財
一個念頭 遺產稅少繳5千萬
在各種遺產稅節稅方法中,減少遺產總額是其中一項,而要減少遺產總額常用方法有二,一為生前分年贈與...
公、勞、農、健保
八十二歲高齡被保險人 老年給付怎麼選?
三義吳先生是一家成衣工廠的負責人,僱有七、八名員工,因為其父親也在工廠幫忙,所以也有幫父親加入勞保。...
人壽保險
防殺人詐保 KYC入法
震驚社會的醃頭顱詐保命案,被害人患有精神疾病仍被哥哥以被保險人名義投保合計超過600萬元的壽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