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市場訊息
強人的背影
文◉郭聿璿 | 2011.01.01 (其他)

六伯父早在幾年前就罹癌了,但六伯母說,他的自尊和自傲讓他不容許自己面臨會接收到別人同情目光的境地,尤其是那個一向將他與強勢和優秀畫上等號的家族,他就是這麼強勢卻孤獨的人,他更不願意讓任何家庭以外的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強勢如他,在面對死亡的未知和對妻兒未來的擔憂,他的無助和空茫依然將他推向絕望的深淵…

兩年前,一記驚雷喚醒了我久違的愧疚和心酸。持著電話聽筒,卻有種不真實感,是真?是夢?這個強勢堅韌的人忽地倒下,雖然沒有高山崩毀的聲響,永遠的沉寂卻是更深刻的哀慟。

我的父親出生於一個大家族,大伯父的年歲都足以當我的祖父了,在家中眾多的兄弟當中,就屬我六伯父和父親年紀最相近、感情最好,在我幼年的記憶裡,許多記憶片段中都有他自信又含蓄的笑容,總能在他微抿卻略略上揚的唇角看到他的自信與自傲,他眉間的皺褶並不顯老,反而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沉著、幾分威嚴。

小時候,我們兩家時常往來,但隨著父母親為生活而更加忙碌,我也逐日將生活重心和時間放在課業以及同儕之上,聯絡逐日少了,兒時的親密感也日漸稀薄,最終竟也只剩下禮貌性的問候和生疏而平淡的應答。

當我接到他過往的消息時,怔愣地杵著,心中如倒了的五味瓶,待得淚水迷濛了視線,腦海裡忽地浮現出的是最後一次碰面的畫面,那是家族中一個親戚的葬禮,越過許多人,好巧不巧地偏偏對上了他的視線,除了一抹笑容和微微的頷首我們再沒別的互動。雖然我注意到他在陽光下蒼白卻泛著蠟黃的臉色及過於清瘦的身體,心下略略覺得有些莫名地、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妥當的感覺,卻硬是將它拋諸腦後,覺得只是自己的多心。

其實,六伯父早在幾年前就罹癌了,但六伯母說,他的自尊和自傲讓他不容許自己面臨會接收到別人同情目光的境地,尤其是那個一向將他與強勢和優秀畫上等號的家族,他也不願意讓任何家庭以外的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他就是這麼強勢卻孤獨的人,而我只覺得心酸,或許他的蒼白是對生命凋亡的恐懼,但在那個當下,只消挪動幾步就能向他表達問候和關心的我,事後想起,是何等的可鄙,在死生大事前,再冷硬的心都會變得脆弱,一點善意的關懷都能讓人從心底浮出一絲暖意吧!

伯父過往後,除了情緒上的悲愴,要面臨的更現實的課題就是家裡的經濟,葬禮上,我看著一身漆黑、浸潤在悲傷氛圍裡的伯母和兩個堂哥,心裡有些擔憂,因為就我所知,伯父後來幾年的投資並不理想,兩個兒子似乎也沒有特別的成就和長才。

目光一轉,我看到一個年屆中年的女子走到伯母身旁,深深地給她一個擁抱,擁抱過後,她和伯母說了些話,她們看來似乎十分熟識,她對伯母說話時親切而熟稔的肢體動作和在伯父靈堂前上香時肅穆、憐憫的神情讓我不禁向她多看了幾眼。我先前對她毫無印象,在心裡猜想她或許是伯母娘家的人吧,但以她後來和伯母的父兄的互動看來似乎也不是,難道是朋友嗎?過了幾日,透過母親的轉述我才得知她的身分,而她的所作所為讓這整件事帶上一抹溫馨的色彩。

當年伯母堅持,為不信「保險這套」、覺得這無意義、彷彿是詛咒自己的伯父保了健康險和壽險。平日偶然想起,伯父還總是半抱怨半埋怨的數說伯母就是耳根子軟、禁不起銷售員的「猛力推銷」,然而在接受治療的過程,那位女士不僅沒有絲毫的推託或質疑便著手為伯父申請費用,聽伯母說,她還三不五時地前往醫院探視,也盡力為伯父爭取最高金額的理賠。在伯父過世之後,伯母得到的理賠正好足以讓兩個兒子順利完成學業並在就業的路上有一個緩衝期,這真的讓我們因為許多負面新聞報導和從別人口中耳聞而對保險業者充滿現實、勢力、無情等印象有所改觀。

然而更讓我們感到吃驚和難以置信的是在伯父逐日絕望,步入癌症末期時,她竟然是他宣洩焦慮、痛苦和悲傷的唯一窗口。她告訴伯母,伯父當時除了忍受病痛的折磨、因化療衍申出的種種不適,他也承受了莫大的壓力,因為他是一個家的支柱,是妻子的肩膀、兒子的避風港,他縱使病情急轉直下,也不允許自己的情緒崩潰抑或露出絲毫怯懦,所以他在伯母和兒子前總是保持著鎮定和無畏。

而她,當初負責伯父一家的保單業務,沒少看過伯父的白眼和不耐煩,那段時間卻願意撥出時間奔走於醫院和公司之間,除了為伯父一家爭取理賠,她的善良和關懷安撫的不只是伯母和伯父的遺孤,她也給予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人支持和鼓勵,而她也告訴伯母,有一回,伯父說到哀傷處時還潸然落淚。

強勢如他,在面對死亡的未知和對妻兒未來的擔憂,他的無助和空茫依然將他推向絕望的深淵。思及那位女士的善良與付出,我這個和他血脈相連的姪女反而在他走得最寂寞、最無助之時沒能給他任何的溫暖和支持,我除了為自己感到汗顏也對那位女士萌生敬意。

伯母拿到理賠後,便買了禮盒並準備禮金要送給那位女士表達自己的謝意。但那位女士收下了禮盒卻把禮金全數退回,她說:她接收到他們一家人的謝意已經足夠了,她不能也不願意再拿取屬於他們一家人的一分一毫,末了還鼓勵伯母走出傷痛好好走下去。

過去的我也是被主觀想法和刻板印象蒙蔽的人,了解這事的始末後,我相信我以後會好好地「看」一個人,而非將一個又一個的標籤隨著他的職業等的外在條件直接貼在他的身上。另外我也比較相信保險的必要性,我們需要的當然不是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非必要,而是那百分之一的潛在危險,因此我十分感謝我的母親有先見之明,早早就為全家買了保險,而當初略有微詞的父親也在經歷的這件事後表示支持母親的決定。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人性的光輝,原來竟是如此的明亮、如此令人感到溫暖。




編輯推薦
醫療、健康保險
「走不了」,沒有長看險怎麼辦
「走不了」代價不低,保險規劃不可少 長壽是一種全球性的趨勢。英國醫學期刊「刺胳針...
財經時勢
建構大數據分析 健康險減費指日可待
人生充滿許多風險,值得慶幸的是,大部分的風險都可以透過保險轉嫁出去;但多數的民眾買了保險後常常陷入一...
市場訊息
台北富邦銀行:新設「北新分行」深耕新店 結合在地風情打造「轉角遇到愛」主題區
台北富邦銀行深耕新店地區,於新店五峰重劃區新設「北新分行」,為新興社區提供客製化的金融服務。北新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