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投資理財
千萬滿期金給兒子代價500多萬贈與稅!
文/林麗銖 | 2006.10.01 (月刊)

萬淑美(化名)在民國83年7月14日將投保的5年期年金養老保險的「年金紅利與滿期受益人」更改為兒子萬寶銘(化名),同年11月4日保單滿期時,保險公司便將1,074萬8,202元的滿期金直接匯入萬寶銘的銀行帳戶。92年底台北市國稅局在辦理83年綜所稅個案調查時發現了這個情形,認為萬淑美的行為涉有贈與情事,且超過贈與稅免稅額,但萬淑美卻未依規定期限辦理贈與稅申報,因此核定萬淑美應繳納251萬3,120元的贈與稅,並按核定稅額加處一倍罰鍰,總計要繳納502萬6,240元。

對於10年前將自己所買保險的受益人變更為兒子,讓兒子領到滿期金一事,卻在10年後被國稅局要求須繳交250多萬的贈與稅,而且還要處一倍罰鍰,萬淑美既錯愕又驚訝,趕忙透過各種管道尋求行政救濟,但卻都無功而返,連一審的行政訴訟也於93年5月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萬淑美不放棄再上訴到最高行政法院。

要保人不服 洋洋灑灑列出7大抗辯理由

由於最高行政法院是採書面審查,因此萬淑美洋洋灑灑提出下列7大抗辯理由:

 在保險事故發生前變更滿期受益人,僅是要保人(即上訴人)依保險契約條款約定所行使的權利,並不是將保險契約做任何處分,因此並不符合贈與的構成要件,也不屬於遺產及贈與稅法所規定的財產轉移。

 當要保人在83年7月14日變更滿期受益人時,因該契約尚未到期,因此受益人能否領到滿期金,還得看滿期時被保險人是否生存,如果到期前被保險人死亡,那麼是由萬寶銘的妹妹即身故受益人領取身故保險金,因此要保人變更受益人的行為,僅使受益人取得一個期待權,並不是遺贈稅法第4條所定的財產。而且縱使期間屆滿因被保險人生存,而確定滿期保險金歸受益人萬寶銘所有,也是因契約的執行結果,而不是因要保人的行為所致。

 依保險法第1條、第101條的規定,要保人所投保險種的性質是屬於壽險中的「生死合險」,該保險金屬損害賠償金性質,縱然要保人變更受益人的行為仍屬民法上的贈與行為,未確定的損害賠償金仍不算是遺贈稅法上的贈與。國稅局認定屬贈與行為而課處贈與稅及罰鍰,過於草率與武斷。

 所得稅法第4條第7款規定:「人身保險之保險給付免納所得稅」。對此財政部認為高所得者常以此規避所得稅、贈與稅及遺產稅的課徵,擬修法:(1)死亡給付改採定額免稅;(2)滿期給付,扣除已繳保費後餘額,歸類課徵所得稅;(3)年金給付提供合理租稅優惠。由上述修法方向可知,現行相關稅法並未將保險給付納入任何稅捐的課徵範圍,國稅局所做的處分,顯然違反稅捐法律保留原則。

 縱使本案是屬於遺贈稅法所稱的贈與行為,那麼課稅的時點也應該是變更受益人當時,而不是受益人受領滿期金當時。

 國稅局也承認此種案件是稅捐稽徵機關第一次對變更保險受益人的行為課徵贈與稅,國稅局數十年來對此社會上極常見的行為保持沉默的情形下,應可說是稅捐稽徵機關對「要保人變更保險受益人予他人不課徵贈與稅」已形成行政先例,在未先做相關函令解釋就對要保人課徵本稅甚至罰鍰,顯然違反「行政自我約束原則」與「平等原則」,且依司法院釋字第525號解釋,政府機關縱使有權變更見解,亦應賦與合理的補救措施與過渡期間。要保人變更受益人的行為並無過失,不應受罰。

 國稅局既然認定本案是「財產利得之轉移」,則本案至多僅應屬遺贈稅法第5條第3款「以贈與論」的範疇,應有財政部76年5月6日台財稅第7571716號函釋的適用,國稅局應先通知納稅人於收到通知後10日內申報,如逾限仍未申報再依規定處罰。本件要保人完全無逃漏稅意圖,只是單純為一導正未依規定所造成的錯誤,國稅局竟處1倍的罰鍰,亦有違行政程序法第7條所示的比例原則。

國稅局堅稱 財產利得轉移行為本應課贈與稅

台北市國稅局只表示,本件是一次繳納1,000萬元保費的5年期年金養老保險,本來受益人是萬淑美本人,後來變更成她的兒子萬寶銘,而保單到期時保險給付是直接匯款存入萬寶銘帳戶,明顯屬於財產利得轉移的行為,國稅局依保險法第135條之1、第135條之3第1項及遺贈規定核定贈與總額,並按核定應納稅額加處1倍的罰鍰,應屬適法並無違誤。

二審法官認為 讓與他人「有財產價值的權利」就是贈與

最高法院審理後,首先提出遺贈稅法相關的規定如下:

●本法所稱贈與,指財產所有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與他人,經他人允受而生效力之行為

●除第20條所規定之贈與外,贈與人在1年內贈與他人之財產總值超過贈與免稅額時,應於超過免稅額之贈與行為發生後30日內,向主管稽徵機關依本法規定辦理贈與稅申報。

●納稅義務人違反規定,未依期限辦理遺產稅或贈與稅申報者,按核定應納稅額加處1倍至2倍之罰鍰。

接著法官表示,上訴人(即萬淑美)為本件保險契約原來的年金受益人與滿期受益人,得依契約請求保險人依約給付年金及滿期金,其給付請求權為「有財產價值的權利」,是屬於遺贈稅法第4條所指的財產。萬淑美在保險公司給付前變更約定,將年金紅利及滿期給付受益人變更為兒子萬寶銘,這樣的做法固然屬於要保人依契約規定所行使的權利,但其行使契約權利,既是將自己的「有財產價值的權利」無償讓與他人,按遺贈稅法規定已符合贈與要件,自應依法繳納遺產稅。

最高法院表示 贈與行為從領得滿期金之日起算

另外,法官也引用最高法院第1241號判例「民法第406條所謂自己之財產,不以現在屬於自己之財產為限,將來可屬自己財產,亦包括在內。」上訴人在83年7月14日本有受領年金紅利及契約期滿時受領滿期金的權利,對於定期可領的年金紅利為上訴人現時已取得的權利,而尚未到期的年金紅利與滿期金則為上訴人將來的財產,依上述判例意旨,此兩者都算是上訴人自己的財產,上訴人既然將這財產無償移轉給萬寶銘,且萬寶銘也在「變更年金紅利受益人」處蓋有印鑑章,符合遺贈稅法規定的贈與構成要件,國稅局予以課徵贈與稅並無不合。

對於上訴人抗辯課稅的時點,不該是受領滿期金的時候,而應在變更受益人當時,且因為當時上訴人並無法確定,該未確定財產利益的所有權歸屬何人,因而認為沒有贈與的問題。對此,法官表示上訴人的贈與附有以被保險人於滿期日生存為條件,依民法第99條規定,該變更受益人的法律行為於條件成就時,發生效力,而該條件已於83年11月4日成就,贈與行為自然從該日生效,因此國稅局就滿期給付部分以該日為贈與稅課徵時點,並無不當。

最後裁判

保戶敗訴應繳納500多萬贈與稅

關於上訴人認為罰鍰部分違反信賴保護原則及比例原則一事,法官則認為縱使上訴人所說的國稅局從未就變更受益人課徵贈與稅一事屬實,也只是稅捐稽徵機關有無漏徵的問題,並非國稅局變更免徵規定為應徵,上訴人並無信賴的基礎存在。本件遺贈稅法既無變更,國稅局依法課徵處罰應與信賴保護原則無關,而且國稅局就正確核課部分按應納稅額處1倍的罰鍰,是依裁量權所做的行政處分,並無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

基於上述的理由,最後法官判上訴人萬淑美敗訴,將她的上訴請求駁回,使得萬淑美不但要補繳251萬3,120元的贈與稅,還要被處一倍罰鍰,總計要繳納502萬6,240元。(參閱94年度判字第01232號,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編輯推薦
市場訊息
理想大地:理想金豬喜洋洋 年菜團圓幸福萬年長
過年即將來到,主婦們又要為除夕及春節端出的年菜大傷腦筋,佳節時要吃得健康營養,卻又擔心身體吃...
財產保險
無照騎車釀禍 乘客責任險不賠
近期正值高中畢業季,許多年輕人剛脫離學校的管制,在缺乏危險意識下試騎機車,沒有考取駕照就上路,且未注...
市場動態
殯葬設施、老年及社會宅,保險投資鬆綁
金管會昨(20)日公布「保險業資金辦理專案運用公共及社會福利事業投資管理辦法」修正草案已完成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