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市場動態
巴拉刈奪命 自殺誤飲一線間
文/方雪俐 | 2014.03.01 (月刊)

如果有人喝下農藥,並在幾天後身故,申請理賠時保險公司大概很難不從調查是否「自殺」著手。但是喝下農藥不必然是因為想自殺,誤飲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究竟是自殺或誤喝,會牽涉到保險公司是否理賠,因此必須追查真相。

事實的真相固然只有一個,但是人都走了,保險公司或法院如何認定被保險人是不是自殺呢?

以下是一個實際發生的案例。

九十九年四月十五日,任職T保全公司,派駐台北東區某別墅型大樓擔任保全人員的胡子銘,下班後到鄰近的耳鼻喉科就診,診斷證明書記載病因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併支氣管炎。隔天下午因為身體不適,他請假轉赴萬芳醫院急診,當時他告訴醫師,「十四日上午十點,在工作地點喝了稀釋過的巴拉刈(除草劑)三十C.C.」。胡子銘隨即住院,五月四日腎衰竭、心肺衰竭死亡。

醫院開出的死亡證明書在「死亡種類」記載為「病死或自然死亡」,「死亡原因」欄記載直接引起死亡之疾病或傷害為「巴拉刈中毒」。

「一定是自殺……」 保險公司拒賠

除了T保全公司向F保險公司投保一百萬元的雇主責任險之外,胡子銘生前還投保了三百萬元傷害險。F公司經過多方調查,認為胡子銘喝農藥自殺,因而兩件保險都拒賠。

受益人胡太太說胡子銘在T保全公司服務十餘年,每天堅守崗位,包括四月十四日誤喝農藥中毒之前,甚至到十五日都還正常上班。四月初也如常到住家附近診所看失眠、頭痛及筋膜炎等,完全不像想要自殺的人。而且他十五日覺得不適,就先去看耳鼻喉科,十六日在上了半天班之後,請假去掛急診,顯示想要復原的意識強烈,足證他之所以喝下農藥,完全是在服務的社區誤取、誤飲。

但保險公司仍然拒賠。胡太太不服告上法院,但是法官認定胡子銘不是誤喝農藥,而是存心自殺。而且從地院到高院,胡太太一路敗訴。

死因的探究不僅是保險公司確認賠償責任所必須,也涉及公序良俗的維繫,自殺的認定也是如此。然而在無法得知被保險人本意的情況下,法院到底如何認定胡子銘是不是自殺?聽取各方說辭與意見當然很重要。

雇主與證人:噴灑農藥不是他的工作

胡子銘說他在工作地點誤飲農藥,那麼噴灑農藥是不是他的工作?或者他的工作是否有機會接觸農藥?

T保全公司表示,胡子銘生前擔任社區安全管理警衛,工作規範及與社區簽訂的合約內容,都沒有要求他執行噴灑農藥作業。

而法院傳喚定期到該社區做園藝維護的杜威明則證稱,兩個禮拜前他曾到社區整理花園,並噴灑農藥除草,但是胡子銘並沒有在場幫忙。

保險公司認為,噴灑農藥既不屬胡子銘的工作範圍,他也未協助噴灑農藥,依常理判斷,除非胡子銘自行購得農藥,否則接觸並誤食農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家屬:就近存放 有機會誤取誤飲

那麼社區使用的農藥放在那裡呢?杜威明表示,社區工具房的開放式櫃子裡平時就備有巴拉刈(除草劑)和陶斯松(花卉用除蟲劑)二種農藥,使用時會先稀釋,沒有用完的就留在噴灑器的桶子放回工具房。

這個小房間離警衛室很近,大約十五步,胡子銘平常會幫忙整理花園,需要工具時就會去這個房間拿。因此家人認為既然胡子銘有機會進入工具房,就有可能誤取誤飲農藥。

保險公司:農藥有味道,就算誤飲也會本能吐掉

而保險公司則主張,稀釋後的農藥直接留在噴灑器的桶子裡,不可能誤取來喝。而根據杜威明描述,未稀釋的陶斯松是黃色不透明的塑膠瓶裝,大約八百C.C.,液體是淺黃色的。巴拉刈則是乳白色不透明的塑膠瓶裝,超過一千C.C.,液體是淺藍色的。兩者與一般常見的飲料塑膠瓶容器的顏色、大小都不相同,且瓶上都有標示產品相關資訊,應該不致於有誤認為飲料的可能。

即便是真的誤以為瓶中裝的是飲料,當庭勘驗證人杜威明帶來的農藥味道比對發現,一打開瓶蓋就能聞到殺蟲劑或阿摩尼亞氣味,應該不可能誤飲。就算誤飲,一入口也立即知道不是正常飲料,應該會本能吐出,不可能喝到三十C.C.,足證胡子銘食用農藥致死,應該是故意行為所致。

萬芳醫院病歷:口、咽喉、食道及胃部 大面積腐蝕性傷害

那麼胡子銘會不會是不慎把巴拉刈噴灑到口中呢?

依據萬芳醫院的病歷記載,胡子銘口腔、食道、胃部都有發炎及潰瘍傷害,由於潰瘍連續同時出現在多處,並非單一區域,合理懷疑應該是酸鹼或腐蝕性液體經口流動至胃部,沿途造成腸胃道黏膜的傷害。

如果只是噴灑到巴拉刈,則傷害多半侷限於口中,不容易產生涵蓋口、咽喉、食道及胃部等大面積腐蝕性傷害。

胡子銘的病程也與臺北榮總鑑定意見書對巴拉刈中毒的說法吻合。榮總表示喝下巴拉刈造成的腸胃道主要急性症狀源自於腐蝕,除了有噁心、嘔吐、腸胃不適外,會進一步造成黏膜潰瘍受傷。

家屬:誤飲農藥後就醫 可見沒想自殺

榮總的鑑定報告書指出,「喝下巴拉刈使得口腔、舌咽和胃部的黏膜受損,大都在中毒後二十四小時到數天內發生,造成疼痛、出血並影響病人進食。而喘出現的時間相對較晚,大約在中毒後第三天至第十四天逐漸出現…」。家屬認為這可以解釋胡子銘喝下巴拉刈後,不但不驚慌且當天與第二天都還照常上班,但下班後喉嚨已有不適,需要看醫生治療因此就近看耳鼻喉科;第三日中毒症狀開始出現,胡子銘上半天班就向公司請假赴醫院急診。

家屬以此證明胡子銘誤飲後未立即就醫,並非他有輕生意圖,而是因為他誤飲後並無立即不適,等到症狀出現,他還是立刻就醫,顯示他並沒有自殺意圖。

高院見解:自殺!保險公司不需理賠

綜合當事人雙方與證人說詞以及相關證據,高院法官基於下列理由認定胡子銘是喝農藥自殺:

1.巴拉刈、陶斯松放在社區內的工具房,雖然與警衛室僅十五步的距離,但胡子銘不可能特地離開警衛室到工具房拿飲料喝,因而誤服巴拉刈。

2.萬芳醫院出院病歷摘要中關於病史記載「據病患之妻所言,病患於兩週前試圖自殺」,可見胡子銘在十四日喝下農藥前,就曾經企圖自殺。雖然後來胡妻否認她有這麼說過,但是病人就診前的行為,醫院人員非經病人或病人家屬告知,並無從知悉,也不可能自行胡亂編寫。

3.胡家人指出胡子銘到誤飲農藥之前都還定期到診所看診,顯示並無自殺意圖,但是有自殺傾向的人雖然想藉自殺擺脫心靈或肉體的痛苦,對於身體的病痛,卻並非必然不予理會,因此定期到診所就診,無法證明胡子銘不是故意喝農藥自殺。

4.萬芳醫院急診病歷記錄記載,胡子銘四月十四日上午十時在工作地點喝稀釋過的巴拉刈三十C.C.後即不斷嘔吐。他因為喉嚨痛還曾到藥房買止痛藥十二顆,可見胡子銘不只在喝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喝的是稀釋農藥,而且喝過之後已有嘔吐、喉嚨痛的現象,但他不僅未立即尋求醫院救治解毒,也沒告知家人,只買止痛藥止痛。隔天到耳鼻喉科就診,也沒有告知有服食農藥,以致醫師以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併支氣管炎加以治療,可見他只想減輕服用農藥引致的痛苦,並不想解除農藥的毒害。第二天照常上班,也應該是不想驚動家人而將他送醫救治,直到十六日下午農藥的腐蝕性已深,痛苦難耐才到萬芳醫院住院,足見胡子銘死意甚堅。

因為高院判定胡子銘是自殺,所以雇主沒有責任,雇主責任險當然不理賠;自殺行為的後果對被保險人來說並非無法預測,因此傷害險也不負理賠之責。痛失老伴的胡太太連一毛錢保險金都沒拿到。

心中無保險 關鍵一句話

這個案子從地院到高院法官都認為胡子銘是喝農藥自殺而非誤飲,除了胡子銘在喝下農藥後沒有告知家人、診所醫師以及未如一般人誤飲後會驚慌就醫尋求解毒之外,胡太太在醫院說的那句「兩週前曾試圖自殺」當然是關鍵。

其實這也是保險理賠糾紛中常見的狀況,畢竟在生死一線間求助於醫護人員時,脫口而出的可能是病人或家屬真正的狀況或心聲,也可能只是當時的認知甚至誤解。但是不論說了甚麼,在那當下,說者通常「心中無保險」。等到事情過去,要申請理賠時,那些話卻可能成為不能賠的關鍵呈堂供證,本案就是一例。

(本文改寫自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102年度保險上字第20號,文中人物為假名)








編輯推薦
公、勞、農、健保
因工殘廢 卻發現沒加勞保?! 也能申請職災補助
每逢寒暑假打工潮,處處可見到學生短期打工的景象,不過通常釋出的短期打工的機會並不多,因此有些會選擇到...
財經時勢
全球壽險業 年收2.8兆美元 台灣晉級世界7強
去(2018)年全球壽險業保費收入2兆8,201億美元,與前一年度相比,僅增加不到2千億美元,成長率...
市場訊息
新光人壽:CP值破表!第37屆新光登高大賽熱血開跑
第37屆新光摩天大樓登高大賽於9月1日上午八時,在新光金控李紀珠副董事長、黃敏義總經理及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