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市場訊息
那就拜託邱吉爾
文●陳文和 | 2017.12.13 (其他)

邱吉爾曾說過,透過保險,每個家庭只要付出微不足道的代價,就可免於無盡的災難。

明韶雖然走了,但她卻早早準備好了那一張保單,幫忙照顧遺留下來的媽媽和弟弟…

 

我,二十八歲。

花朵一樣盛開的青春,陽光一般燦爛的日子。

明韶也是。

我們都沐浴在無限大的夢想中,我們有未來,有理想,我們一直以為歡樂以及微笑將一路陪伴我們,美好的走下去,幸福地走下去。

所以,我忘了去拜託邱吉爾。

但,今天,我卻是一身素衣、心情陰暗地推開家門,出發。

是的,我要去見明韶,我最好的一個朋友。

還記得一年前,她以雀躍的聲音,比手機的答鈴還悅耳的,那樣地告訴我,葉子,我回來了。

葉子,她最喜歡那樣叫我。她說我心地清嫩,宛如春天初發的葉,跟她合租在那間小套房的三年大學時光中,我是那樣多撥了一份心去關心她,常常推說,陪我吃泡麵,陪我去逛夜市,明韶知道我的用意,她也從不拒絕。當然,錢都是由我出的。

明韶,只剩一個媽媽,辛苦地照顧她,支付她大學的所有費用。她的爸爸走了,在一場大地震中,家也毀了,幸好弟弟也逃了出來,只是一家三口過得很拮据,她得打工,錙珠必較的計算著生活中每一份支出,所以常挨餓或是故意藉口想減肥,如此略去一些開銷。

我來自一個完整的家庭,零用錢比較多,我知道她的辛苦,我也聽得到她肚子裡咕嚕咕嚕的求救訊號。所以,懶的時候,我會跑去7-11買兩包泡麵,如果剛收到家裡寄來生活費的大禮時,就會闊充一下敗金女,邀她陪我上夜市打打牙祭。

葉子?

我問過她,那我是哪一棵樹上的葉子?

她想了很久,注視著我。「應該是楓葉吧。」她說我笑起來,害羞的時候,或者是祕密被發現時,都會臉紅,就像秋天的楓葉。

是嗎?秋天的楓葉,那不是快凋零了嗎?

那時,我沒在意。

明韶,我最好的朋友,陪我度過那一段歡樂且無憂的青春時光,真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啊。

但,今天,我卻是愁眉苦臉地去看她。

她剛回來時,請我上一家聽說很高級、很好的咖啡廳。我們各自點了一杯咖啡。

明韶告訴我,她已經找到工作了,待遇很不錯,升遷沒問題,以後她就要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了。

我先恭喜了她,也為她的媽媽高興。畢竟,辛苦了這麼多年,她的媽媽總算是熬出頭,苦盡甘來了。

「妳是說這杯咖啡的味道嗎?葉子。」

明韶話鋒驀地一轉,天外飛來這一句,把我們久別重逢的喜悅沖淡了不少。

當時,我不明白明韶說那句話的意義,慢慢的,後來,一直到現在我才懂。

「人生有苦有甜,才算是精彩,就像這杯咖啡的味道,葉子,這樣才是彩色的人生,不是嗎?」

 那應該是一場很歡樂的聚會,我們談過很多未來,說過很多夢,當時的我們是夢想者,但也互相約定一定要努力要幸福,要真真正正的成為一個「夢行者」。不過,很奇怪的,我卻只記得這段哀愁的片段。

「人生不是一條直路,而是許許多多的彎路組合出來的一條大道。」

我不能拒絕或指責明韶的多愁善感,畢竟,她原本也如我有個幸福美滿又完整的家,但一個大地震,帶走了她的爸爸,也震垮了她的家。那是她,也是她媽媽從未想過的意外。而在明韶前來赴約之前,她的路上有很多意外,她目睹了兩場正在處理的車禍,還有耳聞了幾部呼嘯駛過的救護車笛聲。

所以,明韶才會那般憂鬱地跟我對話了那些句子。

就連我一路走來平穩的幸福,她也認為只是一顆未爆彈。明韶知道她回來了,很多美好、很多幸福的未來等著她,但她卻有些恐懼,畏怕不安日子中陰霾的空氣會流動到她的身上,如同那場沒想過也來不及抗拒的意外。

「那,怎麼辦?」

我攤手一擺,像我這樣自認樂觀的人,也只能這樣,知道問題感覺了問題,但卻矇住了眼睛,心想,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切都會過去的,不是嗎?就像明韶的媽媽,這麼多年,這麼辛苦,不是都熬過來了嗎?

說實在的,我實在是樂觀得太天真了,那時。

「那就拜託邱吉爾了——」

明韶淡淡的,幽幽的說了這一句話。

拜託邱吉爾?

我只記得邱吉爾說過那句「酒店關門了,人就該走了」,我以為明韶說的意思是——我們的咖啡喝完了,要不要續杯?不續杯的話,那我們走。

其實,我誤會了,而且是誤會得大了。

明韶,躺在那裡,睡得很安詳。

她的媽媽,出乎我意外的,情緒還很平穩,語氣雖略有哀傷但卻沒哽咽,她告訴我,化妝師把她化得真美,也修補得很完整,完全看不出來受傷的模樣。

是的。明韶大大的照片擺在奠桌上方,笑得很燦爛,背景是奧萬大的楓樹林,紅紅的楓葉,我跟她去過的秋天,但那時我們只是一再驚嘆楓葉的美,而忽視了它即將而來的凋零。只是這麼說,對明韶是不公平的,也許她注意到了,而只有我,一向太耽溺於美好的幸福感覺罷了。

但,明韶走了。

就這麼一個意外,誰也沒想到的,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大白天在一個路口,很安全的,有小綠人,有斑馬線,而她也是遵守交通規則的,但一部煞不住的連結車撞飛了她,後頭停不下來的車子從她的頭部碾了過去。

很有希望,很有未來的明韶,就這樣被一場沒規劃中的意外帶走了。

我走近棺前,再看她一眼,深深的,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氣,擋住了淚水卻擋不住那一股哀愁。

「請節哀。」

我只能這樣安慰明韶的媽媽,先是握緊她顫抖的手,然後,再也忍不住地兩人抱頭大哭。明韶,也許我只能幫妳做這麼多了,在淚光中,我又看到明韶那燦爛的微笑,在楓葉之前。

但,明韶不是我,她做得更多,而那些是我從沒想過也不知道的。

「葉子。」在她出事前的幾個月,她說她領到了薪水,還有一筆意外的獎金,她說「我已經拜託了邱吉爾。」

那時,我還是不懂,還是只知酒店關門了,邱吉爾人就走了。

而,現在,是明韶走人了。

那時的她告訴我,一直說妳是春天時清嫩的葉子,但——葉子啊,妳有沒有想過秋天來時,妳該做什麼準備?

沒有。

我只以為明韶又在笑我,笑我害羞時那張紅紅的臉。我該有什麼準備?我,二十八歲,青春正燦爛,也許會找一個人,跟他結婚,也許會跟他生兩個孩子,也許買了一間小小的公寓,而這一些,對我來說,都是人生旅途上的意外,我沒預期的。

但,明韶,她也沒預期,可是她的人生的第一場意外卻是生命的結束。

所以,妳啊,葉子,樂觀不是不好,但意外來時,是會讓妳措手不及的,妳也要去拜託邱吉爾,而且要早一點。

明韶說,人人都要拜託邱吉爾。

跟明韶的媽媽抱過身痛哭後,我終於,不得不,艱澀地問了她「那以後妳們怎麼打算?」我指的是生活,還有金錢。

沒想到,明韶的媽媽聽後更是一場嚎哭,我初初以為她是擔心未來的無助以及徬徨,但,我錯了。

她緩緩的從腰際口袋中拿出了一張支票,一家壽險的,要我不必擔心。

「沒想到,明韶早準備好了。」她有些不捨又有些後悔。「要是我以前也跟她一樣想到這一點,她跟她弟弟就不必跟我過得這麼苦了。」

喪場中,明韶的媽媽一直堅強著,原來是這一回事。原來,明韶雖然走了,但她卻早早準備好了那一張保單,幫她照顧了她意外以後的媽媽和弟弟。我聽懂了,明韶的媽媽是後悔在以前的那一場意外前,她沒如明韶那般的準備。

 

原來,那就是明韶一直跟我說的,拜託邱吉爾了。因為他說過,他深信,透過保險,每一個家庭只要付出微不足道的代價,就可免於無盡的災難。

葉子。秋天到時,妳該怎麼辦?

離開那裡時,我再看了明韶一眼,彷彿聽見了她燦爛笑臉下對我的問句。

我知道了,明韶。

我在心裡這樣回答她,那就拜託邱吉爾了。

我會的,我也知道了,我要跟明韶一樣,去找一家邱吉爾,然後把所有的意外全交給它,那樣的我,就不會再有意外了。因為我不怕了。

那就拜託邱吉爾了。

我就這樣回到二十八歲,很燦爛很美好的人生道路上了。

 

因為,我有了邱吉爾。




編輯推薦
投資理財
養不起的下一代
美國人口資料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指出,全球各國生育率持續下降...
公、勞、農、健保
保1年國保就重殘,如何月領8200元身障年金?
三峽巫小姐問:我父親原本在鞋廠上班,去(102)年初辭掉工作,跑去大陸和朋友合夥做生意,卻在上海發生...
市場訊息
台新銀行:打造理財最佳利器 推出全新「台新i理財」網
台新銀行為提供民眾能夠即時掌握理財市場訊息,推出全新改版的「台新i理財」投資理財網站,以系統化方式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