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人壽保險
一樁3家保險公司都被判該賠的酒駕死亡車禍
文/編輯部 | 2005.08.01 (月刊)

有公路殺手稱號的酒駕行為,是許多保險契約的除外不保事項,像汽車保險(包括車體損失險、任意責任險)、旅平險及傷害險等,其保單都訂有「被保險人飲酒後駕(騎)車,其吐氣或血液所含酒精成份超過道路交通法令規定標準者(目前標準為呼氣濃度每公升超過0.25毫克)」的除外責任條款。也就是說,如果被保險人的傷殘或死亡事故是因為酒駕所導致,只要酒測值達規定標準,保險公司就能主張除外責任而拒絕給付。因此,在理賠實務上,如果牽扯到酒駕行為,保險公司只要握有被保險人酒測值達法令標準的資料時,幾乎都會以除外責任為由拒賠。

但是,如果保戶雖有酒駕行為,但傷殘或死亡的原因卻與酒駕沒有直接關連的話,保險公司還能夠以除外責任為由拒絕理賠嗎?以下這則受益人與3家保險公司的官司,提供了極具參考價值的答案。

保了3張保單 全都被以酒駕為由拒絕理賠

賽米雅在90年7月23日為先生陸棋林投保C壽險公司的團體傷害險,保險金額300萬元;後來,身為台北市鐘錶眼鏡業職業工會會員的陸棋林,又參加該工會所舉辦的團體福利保險,在同年10月1日,由該工會為要保人,陸棋林為被保險人向K壽險公司及U產險公司投保團體傷害險及雇主意外責任險,保險金額分別為150萬及100萬元。

91年1月11日晚上11點多,陸棋林騎車回家途中不幸遭王曜文所開小客車撞擊身亡。事後,賽米雅檢具資料向3家保險公司提出理賠申請,卻都被以被保險人陸棋林係酒後駕車為由拒絕理賠。賽米雅認為她先生雖然酒後騎車,但卻是被王曜文倒車撞死的,保險公司拒賠一點道理都沒有。但在多方爭取都無效之下,賽米雅只好走上官司一途。

受益人認為 死因與酒駕無關 拒賠沒有道理

首先,賽米雅向法官表示,雖然她先生是酒後騎車,但根據證人也是製作車禍現場圖的員警的證詞,與台北縣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所做的的研議與分析結論,可知保險事故的發生,是因為肇事者王曜文在橋樑處急速倒車才會撞上後方行駛的被保險人陸棋林,並輾壓陸棋林導致其死亡,這種突如其來的危險行為,一般後方的駕駛人根本無法防範,而這樣的結論也跟板橋地院檢察署檢察官的偵查結果一致。所以,賽米雅認為她先生陸棋林的死亡完全導因於王曜文倒車不慎所致,與陸棋林酒後駕車無關,保險公司以酒駕為由主張除外責任顯然沒有道理。

壽險公司表示 酒後不駕車事故便無由發生 怎說沒關連

兩家被告的壽險公司則反駁認為,陸棋林在亞東紀念醫院的病歷中寫著,車禍當時血液中酒精濃度為235mg/dL,該檢驗值相當於呼氣濃度1.175 mg/dL,已超過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的規定,且已符合刑法第185條之3的構成要件,屬犯罪行為,依被告公司團體傷害險保單條款除外責任的約定,C、K兩家壽險公司自無給付保險金的責任。

接著,被告公司又引用蔡中志教授的研究補充說明,人類在喝酒後對駕駛車輛有「視覺能力變差」及「運動反射神經遲鈍」兩項很重要的影響,將導致看不清行駛路線與車前狀況,無法正確操控車輛,神經反應遲鈍。所以,C、K兩家公司認為,如果陸棋林遵守規定,未酒後駕駛機車就不會發生這件事故,甚至當時如果沒有喝酒,也會留意車前狀況而隨時應變,因此主張這件事故的發生與被保險人酒後駕車具有直接關聯。

產險公司主張 若係犯罪行為 不論傷害原因都屬除外責任

至於U產險公司則提出另外的說詞抗辯表示,該公司所保的「雇主意外補償責任險批單」的不保事項規定在條款的第7條到第16條,其中第10條便約定「被保險人的受僱人飲酒後駕(騎)車,其吐氣或血液檢測所含酒精成份超過道路交通法令標準者。」而該條款的意旨並沒有規定傷害必須是由不保事項原因所致,也就是說,只要是條款約定的行為就屬保險公司的除外責任,不論傷害的發生原因為何。

U產險公司又說,此件保單第7條到第10條的除外事項跟其餘第11條到第16條不同,之所以有不同的約定,是因為不保事項原因的性質有差別。如果是屬於不法行為或故意行為則不論傷害原因為何,就都不屬於承保範圍,因此倘若被保險人有第7條到第10條所約定的故意行為、犯罪行為或同類的非法行為時,就像是自己明知行為將有導致危險的可能但卻仍然去做,這樣的風險已非不可預知,根本與保險分散不可知風險的宗旨不符,因此不論這樣的行為是否導致損害,都不屬於保險公司的承保範圍。

地院法官認為 不須因果關係的辯稱 不足採納

對於U產險公司的說法,台北地院法官認為,保險法第54條第2項明文規定:保險契約的解釋應探求契約當事人的真意,不得拘泥於所用之文字;如有疑義時,以作有利於被保險人之解釋為原則。U產險公司的雇主意外補償責任險批單第10條不保項目雖約定「被保險人的受僱人飲酒後駕(騎)車,其吐氣或血液檢測所含酒精成份超過道路交通法令標準者。」,而沒有「致」被保險人死亡的字樣。但保險契約的目的,是當被保險人發生特定不可預料或不可抗力事故時,由保險人提供賠償或給付的義務;而保險契約所約定不保事項的目的,解釋上是在排除由被保險人故意行為所造成保險事故發生的理賠責任。

因此,法官認為如果保險事故並非不保事項所載原因所造成的,保險公司當然無法免去給付保險金的責任。否則,如果像被告U公司所辯,保險事故的發生與酒後駕車無須因果關係,那麼如果被保險人確有酒駕的情形,但卻因其他意外事故如天災而非車禍所致的死亡,保險公司仍可主張免責,顯然不合理。所以,法官認為U產險公司不須因果關係的辯稱,不足採納。

法官審查後判決 死因與酒駕無關 3承保公司應依約理賠

至於被保險人陸棋林的死亡與其酒後駕車是否有因果關係?法官則根據肇事者王曜文在板橋地院檢察署供稱「……當天酒後駕車因看到前方有員警執行勤務,為規避檢查,想要迴轉緊急倒車才撞上後面騎車的陸棋林……」;以及證人也就是處理車禍經過的警員的證詞「當時王曜文的車子沒有煞車痕,依據照片顯示他有倒車……,再從現場圖來看,王曜文有拖行及輾過陸棋林,故本件會發生車禍是因為事故現場是45度斜坡,而王曜文在慢車道且急速倒車,使得死者根本無法反應……」。

另外,法官也參考了台北縣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所做的研議與分析結論「……應係王員酒後在肇事地倒車與陸車發生碰撞。夜間在橋樑、坡道處倒車係屬嚴重的危險行為,在正常情況下一般駕駛人亦難以防範意外的發生……」。因此法官認為本件事故的發生是因王曜文的過失所致,雖然被保險人酒後駕車,但並非為導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

賽米雅勝訴 共獲得550萬元保險金給付

最後,法官表示既然本件保險事故是由王曜文倒車所致,與被保險人陸棋林是否酒後駕車無涉,承保的保險公司當然應負給付保險金的義務,因此判決原告賽米雅勝訴,除遲延利息外,共可從3家保險公司獲得550萬元的保險金給付。

(本文取材自920530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保險字第六十三號)








編輯推薦
退休規劃
大退休潮 正面來襲!
近幾年,逾六十歲還在當校長的人愈來愈少,許多人選擇五十出頭就退休,今(2015)年屏東縣有二位國中校...
市場訊息
宏利投信:聯準會公布縮表計劃-對新興市場及亞洲的意義
美國聯準會於9月20日(美國時間)公布,逐步退出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採取的量化寬鬆計劃。宏利資產管理亞...
市場訊息
三商美邦人壽:預先規畫教育基金 三商美邦金加倍讓您與孩子的未來加倍安心
一年一度的兒童節即將到來,在現今少子化的時代,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父母總是希望孩子能贏在起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