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市場動態
從喪子到立法 好險有柯媽媽
文/周采萱 | 2011.12.01 (月刊)

強制車險上路至今已十三年,賠付近一千五百億元,造福兩百多萬個車禍受害人以及背後的家庭,這個受到國際讚揚、有汽車全民健保之稱的制度,不是由立委、政府官員提案,而是由一位痛失愛子的母親──柯蔡玉瓊女士所發起。

痛失愛子 還被肇事者嗆聲

一九八九年,柯媽媽的兒子正就讀東海大學企管研究所一年級,卻在校門不遠處一條砂石車禁止進入的道路被砂石車從後方追撞,命喪黃泉;悲痛欲絕的柯媽媽,從台南趕到台中處理兒子的身後事,卻聽到肇事司機說「被撞死的人這麼多,不差你兒子這一個,三十萬,要就拿,不要就去告。」

肇事司機如此回應,任誰聽了都氣憤不已。柯媽媽指出,砂石車司機撞到人,第一個動作多半不是下車查看,而是再打倒車檔,將受害者輾斃,因為撞死人只要「一口價」,傷者的醫療費用卻可能無限衍生。無良的砂石車業者憑著雄厚財力,視人命如草芥,這「一口價」從三十萬喊到剩下三萬都有,許多家屬無力控告,只好忍氣吞聲收下這筆錢。

產險公會汽車委員會組長黃淑燕說,當時雖然有強制汽車第三人責任險,但採過失責任制,受害者或家屬必須舉證加害人有過失責任,才能獲得理賠,只是等家屬趕到車禍現場,肇事者早已將事故現場破壞,家屬舉證無門又該如何獲得理賠?

除此之外,客貨運業等營業用車可提繳保證金代替投保強制險,取得保證金提繳證明後,業者還能將這筆錢取回他用,即使車禍肇事,也常常耍賴不賠,喪失保證金的實質意義。

化悲憤為力量 八年抗戰推動立法

柯媽媽說,就在她懷著仇恨,計畫為兒子復仇時,兒子卻托夢告訴她,要化小愛為大愛,推動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立法,讓往後的車禍受害人不要和他有一樣遭遇。

只有小學畢業的柯媽媽,就這樣開始了她的推動立法之路。她翻著字典一字一句的寫出數百封陳情書,研讀六法全書擬了十幾條草案,希望透過這個保險制度,保障車禍受害人,從交通部到立法院,她一路奮鬥,得到許多人幫助,法案卻一直無法三讀通過。

黃淑燕說,因為這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揚棄過去自用車必須投保,運輸業可以選擇投保或提繳保證金的雙軌制,而改採全部車輛都必須投保的單軌制,原本不用投保的利益團體當然反對,而一般民眾沒有切身感受,也無法了解法案訴求,因此在推動上困難重重。

但是柯媽媽沒有放棄,在這八年當中,她總是風雨無阻的從台南北上到立法院前靜坐、抗議,許多媒體知道她的故事之後,也加入推動的行列,共同為這個法案發聲,最後終於讓前總統李登輝聽見她的訴求,並要求以最快的速度三讀通過法案。她感激的說,要不是有這麼多人幫助,這個法案不會有通過的一天。

堅守三大原則 捍衛人民血汗錢

柯媽媽強調,強制車險運作必須依據三個原則,一是理賠採無過失主義,不論駕駛人有無過失,都必須負擔一定額度內的賠償責任,讓車禍受害者及時獲得保險金理賠。其次是設立汽車交通事故特別補償基金,以免肇事者逃逸、受害人求償無門。第三,強制車險的收入完全來自於人民所繳交的保費,採無盈無虧的經營模式、專款專用於這個制度的運作,達到永續經營的目的。

柯媽媽說,因為所有車主都必須投保強制險,因此她有義務要為人民監督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的運作,十三年來,她每個星期都會從台南到台北開會,從費率到理賠嚴格把關,從不間斷。

至今強制車險費率已九次調降,每一人死亡的保額從一二○萬調高至一六○萬,明年更將提高到二○○萬,柯媽媽說,只要強制車險準備金足夠,就應該回饋給社會。

此外,強制車險的資源也必須合理使用,例如今年三月有二十位立委連署提案,希望修正強制車險給付標準,增列若駕駛人因酒駕或吸食毒品肇禍,就加倍給付保險金給受害人。柯媽媽認為,酒駕肇事是駕駛人責任,由投保大眾的血汗錢來負擔非常不合理,且酒駕罰款歸國庫所有,並沒有補助強制車險加倍給付的財源,因此強制車險不應該替這些酒駕者擔負責任,最後這個修正草案在柯媽媽與產險公會的捍衛之下被駁回。

無盈無虧經營模式 業者反彈?

強制車險作業辦法規定嚴格,常有業者違規受罰,市場傳言,在無盈無虧的經營模式下,業者未來可能會返還強制車險經營權。

黃淑燕表示,無盈無虧經營模式應是台灣獨創,但未來強制車險是否可以有盈餘還有討論空間。

而柯媽媽強調,無盈無虧是為了讓強制車險能夠永續經營,並且關係到全國一千多萬個車主的投保權益,希望業者不要放棄經營權;另外,強制車險只有基本保障,業者若在民眾投保強制車險同時,推薦任意車險增加保障,也算得上是另一種商機。

黃牛閃邊 強制險理賠很簡單

柯媽媽說,保險黃牛常利用車禍受害人無助、緊張的心理,以可以代辦理賠申請為由慫恿受害人簽下委託契約,並收取高額代辦費用。她強調,強制車險的理賠流程簡單,每個步驟都有統一規範,只要檢具文件向保險公司申請,並確定文件齊全、內容無誤,十天內就可以獲得理賠,不需要依靠保險黃牛。

以醫療給付為例,黃淑燕指出,車禍受害人只要檢附身分證件、診斷證明書、醫療費用收據以及理賠申請書,就可以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若有爭議也可以尋求產險公會、保險局等單位協助。強制車險理賠金是車禍受害人的救命錢,不應被保險黃牛剝削。

柯媽媽表示,雖然已經為強制車險奮鬥這麼多年,但她不曾感覺疲憊,未來也會持續監督強制車險運作,為人民血汗錢把關,就像在延續兒子的生命一樣。

 

 

 

 




編輯推薦
市場動態
業務員「薪」事 他最懂
「從娶某前考到生子後」三商美邦人壽新任總經理孟嘉仁,戲謔地道出自己在取得美國精算師(FSA)專...
醫療、健康保險
2個DDC 重大疾病預防與保險
許多人說,走得太早與活得太久是人生的兩大風險,而走太早有死亡險可以代替未了的責任,活太久,則可...
人壽保險
抱病跑馬拉松休克亡,疾病、意外難認定
今年45歲的周姓男子,有十幾次跑半程馬拉松(21公里)的經驗,近日更和同事相約首度挑戰台灣米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