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來源 類別 發行日期 閱讀權限
~
不放置新聞 --- --- --- ---
>
<
收件人姓名:
收件人Email:
寄件人電話:
新聞 市場動態
勞退新制讓雇主與員工的心思意念無所遁形
文/胡曰 | 2005.08.01 (月刊)

勞退新制已於7月1日上路,大部份的公司在經過陣痛期與調整期之後,都能夠依規定在7月15日前,完成勞工選擇新舊制意願申報。

然而7月21日,自由時報卻報導「南山人壽 首家勞退新制違規公司」,蘋果日報也寫著「南山違勞退 遭限期改善」,工商時報也刊載「勞退新舊制申報 勞保局對南山人壽開出首張勸導單」,幾大報同時以相當篇幅報導南山總公司與業務員之間因勞退新制引發的新一波對立。這一家素有台灣壽險業人才搖籃之稱的老牌壽險公司,看來將被迫面臨42年來勞資關係最嚴苛的考驗。

雖然面對力量強大的產業工會不時丟出的議題,對南山高層來說應該已經算是必經的震撼教育,但是對於上任還不夠久的陳潤霖而言,未來要如何「擺平」這件事,恐怕還真是十分棘手的考驗。

因為據報載,勞保局表示南山約有1萬7千人參加勞保,但南山人壽繳回勞保局的勞退新制申報表卻只有4千名員工的意願調查,換句話說有1萬3千多名南山人並未被徵詢選新舊制的意願,等同被排除在勞退新制的適用之列。這對於早在新制實施前,即到處去為客戶講解如何選擇最有利及因應之道的業務員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這1萬多名南山人到底算不算南山的「員工」?不管南山高層認為是或不是,可能引起的風暴恐怕都很難避免。答案若為「否」,在「生產力高的業務員永遠不嫌多」的壽險市場中,南山人恐怕將掀起一次擇木而棲的集體行動,受益的可能是增員困難的同業。

若答案是「是」,那麼勞資之間的裂痕或許還有修補的機會。畢竟一個業務員不僅與自己的公司之間是一種承諾,對自己的客戶更是如此,若不是有特殊理由,大部份業務員應該不會輕易離開。只是對南山而言,接受這1萬3千人與公司屬僱傭關係,那麼南山就得承擔這1萬多人的勞退金,不論是依新制提勞退金或依舊制處理,對南山而言當然都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不過胡曰認為凡事總是「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如果南山的業務員對南山而言,果真如早期南山的一支電視廣告講的「個個都是南山的驕傲」,那麼如何留住這些「驕傲」,對一向以很會賺錢聞名同業的南山而言,孰重孰輕想必十分清楚。

事實上南山的財力雄厚眾所周知,在不久前某週刊發佈的「100大金融之最」排行榜中,南山以8,369 億元的資產總額名列第15名,在壽險業排名第一,稅後淨利42.6億元,名列「賺錢最多企業」第15名,每股稅後盈餘3.87元,在「每股稅後盈餘最高企業」排名第10,在「三年賺錢最多企業」中更名列第7。

從這些數字大概不難了解南山人何以如此不平,而南山高層如今最極需努力的,應該就是如何順利攀越自家這座「山」吧?!

 

 

 

 

編輯推薦
財產保險
車子被偷了!怎麼辦?
寶貝車子更甚於老婆的張明,週日才將愛車清洗乾淨、打蠟光亮,還加滿了油。沒想到,隔天一早起來,停...
財經時勢
調降單一持股比率 壽險業反對
金管會今(3)日將召開第二次公聽會,討論保險法修訂草案,其中,金管會有意將保險業單一個股持股比...
退休規劃
新時代女性的保險規劃術(下)
職場女性增加,不管是自在的單身貴族,還是兼顧家庭與事業的母親,都愈來愈能在社會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